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归于婴儿

放下烦恼,宁静致远;放平心态,心自翩跹;大道似水,顺其自然;无欲无为,无上境界!

 
 
 

日志

 
 

视频《共坐白云中》:终南隐士 空谷幽兰  

2013-05-17 22:08:23|  分类: 精彩图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共坐白云中

  “共坐白云中”----此句来自于禅僧寒山的诗:苔滑非关雨,松鸣不假风。谁能超世累,共坐白云中。

寒山子,这个迷一般的僧人,长年栖居于天台山的寒岩之上,状如贫子,形貌枯槁。与他有关的生平来去,竟未留下只言片语。与之相反的,他的一生却留下了三百余首读之令人气清骨寒的禅诗,这些禅诗写在竹木石壁或村野壁堂之上,更多的,则是佚失了。

无疑,寒山为众多的后来者树立了一个精神标杆,他超越世俗,离群索居,在终极追寻“道”的道路上,将自己隐入深山寒岩之中,清风明月,孤灯黄卷,岁岁年年。

其实,在当代也存在着这样的一些人。由美国一位年轻的佛教徒泰德Edward A. Burger拍摄的纪录片《共坐白云中》就记录了在终南山上隐居修行禅宗佛教的师徒们的生活。

他们是一群抛弃一切物质享受,在心灵上艰难跋涉的行者。这些人居于深山茅屋或寒岩陋室,以野菜裹腹,几年甚至几十年不入世。

一位终南山僧人说:“当妄想消失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回来。你分不开痛苦和喜悦,实际上这痛苦和喜悦,都是一样的……”

僧人说得无意,听者也是无心,只有风从远方来。云雾笼在青翠如洗的山头,缓缓弥漫而下,融化了青山。

静谧,却是从风的流动和雾的飘缈中生发出来。动静相生,自然来去。连这时刻的相对无言,也是令人喜悦的。

然而,居住在这里的人,当这一切的景致也都只是寻常。包括那风,那雨,那一切的来去,甚至生命本身,都是至为寻常的天地轮回。两相皆是无意,正是在有情无思之间。

也许,学会坦然面对和接受,拥有一颗无分别心,才能最终使人的心灵平静下来,归于安宁。

片中一僧手捧幼苗埋入土中,捧土掩其上,那份虔诚和对自然生命的敬畏感,令人动容。

他说:“动和静,你分不开。不分开这些,它们没什么不同。用心去感受,生活中的点滴都是修行……”

而就在其边不远处,猫头鹰蹲在树洞中,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它眼中的世界与我们眼中的世界,原也并无不同。以物观心,如雁过寒潭,雁过留影,潭仍无踪。君子之心当常寂常照,寂则一尘不染,照则遍觉十方。此心不住,而又无所不住,无物不照而又无所照。

曾有人不屑地道,为什么一定要隐居深山,大隐隐于市。我却觉得此语也是偏颇。俗世红尘,市喧纷扰,人情往来处处皆是玄机,争名逐利疲于奔波,更是难免落于陷阱,人人都会身不由已被卷于其中,又有心中贪念驱驰,时时都是贪嗔痴慢疑,难免起爱憎心。正如大河奔流,而微小蚁身随之沉浮,又如何上岸?

隐逸之士虽居狭屋陋室,心灵却旷达天地;市人往来万千红尘,然心拘一系。魏晋名(隐)士以放浪形骸,欲远离政治探究玄理,然狂放不羁的心灵仍是世所不容,最后的下场也多有悲剧,令人扼腕。

无论怎样,能固守最后的心灵一隅的那些人,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坚定的毅力才能做到的。他们是这个人世间最后的心灵守望者。

片中让人留下印象深刻的一个镜头是:

一只蝴蝶在屋内窗户上,对着透明的塑料纸不停地振翅欲飞出去,却徒唤奈何。

拍摄者还拜访到两位刚刚来到终南山的僧人。其中一个断了一截指,不知是不是因为燃指供佛的缘故。他与另一位僧人一起修茸茅屋,准备在此结庐。来者向他请教,他却说:“还让我说什么呢?大自然也是妄想……”无意间,似一语道破天机,与之前景象暗合。

其实,禅与道,远远不是人类的语言所能表达清楚的。有时候,一张脸上缓缓绽开的笑容,远比语言本身更加动人。

语言通向心灵的路途从来都是如此遥远。

因此,这些还在苍茫的人生道路上孤独前进的僧人,他们也还在追寻,我们所窥到的一隅,也远远不是他们全部的内心世界。

就如我们无从探寻这人世的奥秘,也无从知晓我们自己的心灵将归向何处。

即便如寒山,他的一生除了那些诗,他却如那飞鸿掠影,最后不知所踪,能留下的,也只有那片天地空茫。

附:1900年虚云和尚61岁时,曾在终南山结茅,有一段自述,如下:

予以驾驻西安(慈禧光绪当时避八国联军暂驻西安)。嚣烦日甚。潜去。十月止终南山结茅。觅得嘉五台后狮子岩。地幽僻。为杜外扰计。改号“虚云”自此始。

山乏水。饮积雪。充饥恃自种野菜。是时山中有本昌师住破石山。妙莲师住关帝庙。道明师住五华洞。妙圆师住老茅蓬。脩圆师青山师住后山。青山湘人也。山众多尊之。与予住较近。多有来往。

次年八月。复成。月霞。了尘三师至庵。一见诧曰。“几年不知你消息。谁知你睡在这里。”予笑曰。“这里且置。如何是那里。”众行礼。吃芋毕。送住破石山。月师曰。“赤山法老人厌烦。现在汉阳归元寺讲《法华》。欲来北地。特属先来寻地。”约予同行。予方习静。却之。及打七毕。化城。引月。复戒等到翠微山相地回。月师云甚当意。予谓“此地北向白虎太白。后无靠山。似非善地。”彼等不听。遂招后果。

冬至。青山老人嘱赴长安市物。事毕适大雪。上山至新茅蓬。下石壁悬崖间。堕雪窟中。大号。近棚一全上人来。救予出。衣内外皆溼。且将入夜。念明日雪当封山没径。乘夜拨雪归。诣青师处。见予狼狈。嗤为不济事。笑颔之。乃返棚。度岁。

光绪二十七年辛丑六十二岁

春夏予仍居茅蓬。赤山法老人抵陝。结庵翠微山。来六十馀人。半住皇裕寺。即唐太宗避暑处。半住新庵。及兴善寺。时苏军门在北地开水田。将鸭伯滩地百顷。送翠微山作僧粮。土人谓世代居此。要将田易地。僧不肯。兴讼。败于理。法老人大受气。次年老人南返。尽将器物归之体安。月霞。馀众四散。每念此事之艰。稍一恃强。终招祸害。此次南僧到北地。受影响不少。而山川形气。亦不无关係也。

岁行尽矣。万山积雪。严寒彻骨。予独居茅蓬中。身心清淨。一日煮芋釜中。跏趺待熟。不觉定去。不知时日。山中邻棚复成师等。讶予久不至。来茅蓬贺年。见棚外虎迹遍满。无人足迹。入视。见予在定中。乃以磬开静。问曰。“已食否。”曰。“未。芋在釜。度已熟矣。”发视之。已霉高寸许坚冰如石。复成讶曰。“你一定已半月矣。”相与烹雪煮芋饱餐而去。

复师去后。不数日。远近僧俗。咸来视予。厌于酬答。乃宵遁。一肩行李。又向万里无寸草处去。

(另,推荐美国汉学家比尔·波特著的《空谷幽兰》一书,是为在中国的寻隐之旅。《共坐白云中》的拍摄者泰德就是看了此书后,来到中国拍摄此片的。两者也算有因果之缘。)

本文文字介绍来自:http://nlry99.blog.sohu.com/16654672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