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归于婴儿

放下烦恼,宁静致远;放平心态,心自翩跹;大道似水,顺其自然;无欲无为,无上境界!

 
 
 

日志

 
 

[转帖]佛教定学的系统梳理与现代阐释——读吴信如先生《禅定述要》  

2011-05-30 17:26:05|  分类: 佛家定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定之学是人类诸多宗教中的重要内容,从佛教、道教、印度教、耆那教到伊斯兰教、基督教中的一些派别甚至还有一些邪教都相当看重人类意识静定能力的训练和修习,有的宗教还将其看作自己信仰中最为核心和关键的部分。另外,许多专业性的技艺(如瑜伽武术、书法、琴道等)中也包含对于人类意识定力的锻练。但是,在所有这些部类之中,大概佛教对于修定之学的探索和研究是最为系统完整和纯正精深的了。虽然一些信仰其他宗教的人也许对于这种说法不同意,但它恐怕还是符合实际的。这可由《大藏经》中汗牛充栋的定学著作来证明,也可由今人对此的梳理和阐述来证明。
    就今人的佛教定学研究来说,汉语学界已经写出了一批可圈可点的论著,比如巨赞法师、法尊法师、陈兵先生、唐思鹏先生等人都写过一些各具特色的文章。不过,就目前我们较易见到且学识容量较大和系统性较强来说,恐怕还得以另外三位佛学大家的定学著作最具代表性。这三部著作是:吴信如先生的《禅定述要》(民族出版社,2002年)、逸尘先生的《禅定指要》(巴蜀书社,1999年)和陈健民先生的《佛教禅定》(无忧子译,宗教文化出版社,1997年)。坦率地说,这三部著作所包含的信息量和可能的思想冲击力是不易估量的,其在现当代汉语佛教史上的地位无疑也相当可观。本文无力对此做出全面的考察,只能对《禅定述要》一书进行一些简单的介绍和议论,也和后面二书进行一些粗糙的比较,这是笔者在学习这本书的过程中忍不住想做的工作。笔者障深慧浅使这些评述产生的错谬,希各位方家批评指正。

                         一

    很清楚,《禅定述要》一书是对佛教定学较为系统化的梳理。这种系统性首先表现在吴先生对于禅定体系“自源及流”式的分类和把握。对禅定来说,最根源处自然是人。从主体上看,禅定的修习者是人自身;从客体上看,禅定的被修习者也是人自身。以自身修自身是禅定相当本质的特征。在佛教看来,人由色、法、心所组合而成。那么,自身所修的自然是自身的色、法、心。这就使禅定的修习方法总不外息法、色法、心法三门。“粗略言之,如来禅以安般入手,都摄六根,较侧重于息法,其目的在破惑证真。祖师禅以观心为本体,较侧重于心法,其目的在明心见性。秘密禅以六大四曼三密为体相用,较侧重于色法,其目的在即身成佛。……人体有三大要素之分构,法门有三大体系之类别,禅定亦因三大法系而展开。”(该书22页)在这部书中,吴先生就是分如来禅、祖师禅和秘密禅三大法系来分梳佛教的禅定之学。其次,《禅定述要》的系统性还表现在对一些定学具体问题全面完备的考察上。比如,吴先生从“法”和“心”关系的角度将如来禅分为“出法摄心”、“灭法摄心”和“非出非灭法摄心”三系;又从“有漏”和“无漏”的角度将“出法摄心”一系分为“有漏禅”和“亦有漏亦无漏禅”,将“灭法摄心”一系归为“无漏禅”,将“非出非灭法摄心”归为“非有漏非无漏禅”;又从“世间”和“出世”的角度将有漏禅归为“世间根本味禅”,将“亦有漏亦无漏禅”归为“世间根本净禅”,将“无漏禅”归为“出世间禅”,将“非有漏非无漏禅”归为“出世间上上禅”。(该书27页)在这里,即使仅从逻辑学的角度我们也可以看出吴先生对于如来禅的把握是相当全面的。再比如,在呼吸问题上,吴先生分别考察了“口呼口吸的规律”、“鼻呼鼻吸的规律”、“鼻吸口呼的规律”和“鼻呼口吸的规律”,并根据其先师所传,将四种呼吸的功能全面介绍如下:口呼吸的功能是“吸入空气中氧气,呼出身中碳气。(生活其中)”;鼻呼吸的功能是“入息则我身阳交于阴,出息则我身阴交于阳。(正定于一)”;鼻吸口呼的功能是“液腺之阴外透,血脉之阳内渗。(一气为药,对治为用,是疗治之法)”;鼻呼口吸的功能是“血脉之阴外透,液腺之阳内渗。(阳平阴秘,一气行功,是调养之法)”。(该书78页)应该说,吴先生对于禅定中呼吸的探讨已经较为深入完备了。从以上这两个方面来看,无论是通过对于前人成果的吸纳,还是通过自己对于禅定体系的梳理,《禅定述要》一书对佛教定学的考察都具备了一定程度的系统性。而之所以能做到这点,无疑是建立在吴先生广博精深的佛学知识和常人无法窥伺的修证境界的基础之上。
    当然,由于《禅定述要》一书并非吴先生系统构思、按部就班撰述的著作,而是由岳小丁先生将吴先生所写有关禅定的文章编辑而成,所以在某些地方有前后统一性略显不够等问题。比如,“禅定能修者为人自身,而所修者亦为人自身”一小段文字(大约一百四、五十字)在该书“序”中和“禅定分类二”(该书21—22页)中都出现了。虽然从内容看两处都需要这一小段,但从著作体例的角度似显重复。再比如,书中在介绍如来禅时曾将人的身心分为四个层次,法身在第四个层次上;而在介绍藏密时,又将人的身心分为三个层次,法身又在第三个层次上。显得前后不太一致。当然,虽然该书中存在这点小问题,但由于吴先生对于佛教定学的长期系统思考仍然在相当程度上保持了这部著作的系统性。
    话到此处,也许有人认为,从系统性的角度来讨论定学或定学著作本身就有些问题,可能导致一些理解的不准确甚至较大的偏差。因为从实质上说,系统性本身属于理性思维范围内的概念,而定学本身则是对于理性思维的超越,和理性思维根本处于不同的心灵层次和生命层级上。但是,这仅是问题的一方面。从另一方面来看,对于定学及定学著作进行系统性(及其它理性思维范畴)角度上的讨论仍有一定的必要性,这是因为缺乏禅定深层修证的常人还是需要这个角度,这个角度的讨论有利于他们对于定学的认识和把握,离开这个角度将会为他们增添巨大的理解障碍。

                         二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近现代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对于人类修定之学的研究是相当薄弱的,也可以说,人类这两个庞大的知识体系和经验体系远没有能走到相互融合、贯通的地步。当然,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种融通的初步工作还是显露出一些征兆或萌芽。这些萌芽既体现在西方物理学家F?卡普拉的《物理学之“道”——近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这样的著作中,也体现在胡适之、王季同、罗无虚、沈家祯、陈健民、陈兵等先生对于佛教和科学之间是非同异的讨论中。值得注意的是,吴信如先生对于科学和定学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它们的融通也相当关注,在《禅定述要》中他明确指出:“现代科学与东方神秘主义,尽管在历史上已经历了许多论战、交流、渗透,但基本态势还是两条平行线,并没有真正达到高层次的有机结合。这两条平行线接轨的结合部将是人体科学。而人体科学的突破点,又将是藏传密教的人体科学。”(该书185页)
    进一步,吴先生还在这部书中对科学和定学的融通工作做出了一些思考。在笔者看来,这种融通工作最典型地体现在他根据藏密无上瑜伽将人的身心分梳为三个层次上。我们知道,藏密认为人的身心是六大组成,地、水、火、风、空前五大组成人的色身,第六大识则形成人的心,根据从粗到细的顺序可以将人的身心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粗身粗心,指的是常人的肉体和精神。粗身指的是血肉身躯。粗心指的是眼、耳、鼻、舌、身对色、声、香、味、触生的感觉,及第六意识对各种事物而生的知觉、观念、想象、思维、记忆、梦幻、情绪等心理活动。第二层是细身细心。细身指的是由气、脉、明点组成的细微生理机制。气指的是呼吸系统和消化排泄系统及空气间的相互作用机制,脉指的是包括淋巴系统和神经系统在内的经络体系,明点指的是包括血液和循环系统在内的内分泌体系。细心指的是意识层之下的含有本能欲望、自我执著、生的意志及行为倾向等潜在的精神作用,包括下意识和潜意识的活动。实际上就是第七识末那识。第三层是微细身心。微细身指的是不具固定形态的能或场,可聚可散,亦可名为风,即法身;微细心指的是超越意识及本能欲望、自我执著等的心体,也即是阿赖耶识。在每一层次,身心都互相融转、互相依存。合起来看,这三个层次还是一个浑然的整体。“粗身心活动时,就是细身心、最细风心在起作用。但粗心在睡熟、晕厥时,有时中断,而细心却从不止息,只要一息尚存,就有细身在推动机体运转,就有细心所含生的意志等在起作用。最细风心则是常住不动,总持一生。”(该书198页)佛教禅定实际上就是依据粗身粗心,通过细身细心的修持来成就微细身心。从这些内容看,吴先生是对禅定的本体(人之身心)与现代科学对人之身心的理解进行分层类比和贯通,也可以说是对前者的现代阐明。
    卡普拉《物理学之“道”》的扉页上曾引著名物理学家海森伯的一段话,其中说:“在人类思想发展史中,最富成果的发展几乎总是发生在两种不同思维方法的交会点上。”这无疑是极具远见卓识的思想。那么,如果近现代科学和佛教定学能发生交会,那将导致人类文明史不可估量的发展和飞跃。不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二者的交会和融通必须从最为基本的地方做起,吴先生对佛教身心的分层现代阐明就是这样一个基本之处。

                         三

    目前汉语佛教出版物(包括公开出版物和内部出版部两种)相当丰富多彩,关于禅定的阐述和讨论也不算少,我们之所以以《禅定述要》、《禅定指要》和《佛教禅定》三书为其中的佼佼者,自然是由于三位作者具备甚深的佛教学术和修证造诣。吴信如先生是二学园掌法顾净缘先生亲传弟子,已证大阿阇梨(金刚上师)之位。陈健民先生之学识和修证境界恐怕得以“震古烁今”来形容,吴信如先生谈到陈先生时说:“其巨著《曲肱斋全集》影响亦最广,特别是其亲自证量及秘中秘释之著作,深入不可思议境界,如古菩萨造论然。”(《佛学泰斗陈健民》[陈浩望著,宗教文化出版社,1998年]吴立民序)逸尘先生亦为淡泊名利的有道之士,“多年潜修禅定,在理论和实修上都深有造诣。”(《禅定指要》陈兵序)其人如此,自然也能让我们想象到其书如何。当然,这三部著作还是有些差别:《禅定述要》一书重点在较为全面系统地横向介绍佛教定学三大法系,《佛教禅定》一书似在纵向地系统介绍佛教禅定体系(主要内容是密教),《禅定指要》一书则主要针对初修者介绍一些修持法门和应该注意的问题。相较来说,前者多少有些学术思想研究的意味,中者和后者则多是就实证而论。但中者似特别注重向高境界的证入,后者则似注重初修时的证入。这三部著作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洋溢着作者的慈悲心肠和勇毅精神。
                      (2003年6月8日 作者:刘东超)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