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复归于婴儿

放下烦恼,宁静致远;放平心态,心自翩跹;大道似水,顺其自然;无欲无为,无上境界!

 
 
 

日志

 
 

[原创]追祭良才——谨以此文献给心祭善缘的人们  

2007-06-13 15:14:41|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年来,我时常伤感地想:我这生命,终究是另一条生命换来的啊!继尔又闭目冥想那茫茫虚空,心中暗暗祝祷那另一条生命已然轮回转世,并重新在感受着生活……

那是一九六九年的“红五月”,我所就读的小学组织高年级学生去市郊某地“支农双抢”,二百多人背着铺盖圈及洗漱用品住进了一所村小。那时,我刚满14岁不久。

一天下午,收工较早,班主任雷老师作为奖赏,带着我们十来个男生下河游泳。其时,我游不来泳;尽管每年夏天都要背着大人带上二弟下河洗澡、摸鱼,但我总也没能学会,反倒是二弟学有所成。可那时我的胆子很大,常常是水淹至下巴的河心,我也敢双脚踩水涉过河去。

那天的河宽丈余,而河心竟淹过了头顶。我开始还乖乖地在边上搓搓身玩玩水,但过了一会儿,眼见老师和伙伴们在水里游得畅快,心就免不了直痒痒,于是就试探着往前踩去。突然,我一脚踏空,人一下失去平衡,头立刻没入水中顺流漂去。

水较急,我无论怎么挥手蹬脚,可脑袋总也探不出水面。我奋力挣扎着,但终于捺不住心中的憋闷被连续呛了几口水,头晕晕糊糊,手脚感到一阵酸软,恍惚之中我心里一冷:完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躺在河岸上渐渐苏醒过来时,竟看见老师和同学围了我一圈,都说:好了!终于醒过来了!

我从大家的述说中这才知道,当我被河水冲走时,伙伴们正围在对岸听雷老师摆“龙门阵”。而我在冲出8、9米远后,才被一位同学无意中发现我不见了,尔后叫了一声“不好”,随即撒腿向下游跑来,并一下扎进水中。在老师和伙伴们的帮助下,我终于被救上了岸。而这时的我,已离“出事地点”有二十多米远了!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那位救我于生死一线的伙伴,竟是我儿时一起长大的“毛根(儿)”朋友——良才。

良才姓邱,和我同住一条街上,与我家是隔了两户人家的近邻,街坊上不论老少都叫他“邱邱(儿)”,

良才的父亲是市级机关幼儿园的厨师,而他母亲由于没有正式工作只得从街道互助生产组拿回绒毛纺成线,另外还兼做糊火柴盒之类的的工作,以便补贴家用。据我后来所知,良才其实是他父亲乡下老家堂兄的儿子,是抱养的。从小到大,我经常于清晨的睡梦中被良才的哭叫声唤醒,只是后来他父亲去世后,他才被减少了清晨掀开被子就打的次数。那大概是在67年的夏季,他父亲因“历史问题”——集体加入国民党,终于不堪“批斗”的折辱而在单位上上吊自杀了!然而不到半年,良才就又有了一位继父。

现在我还仍然记得,常常到了吃饭的时间,良才总是端着个“斗碗”,而碗里或是盛些泡菜、萝卜干及小菜之类的,或纯粹就是一大碗米饭。他就这么用左手托着走东串西的吃,而他又总爱到我家门口来晃,躲躲闪闪的,站在离我家门边一尺左右的地方探头探脑。我的母亲见了,常常会喊他进屋,给他碗里夹些菜甚或是肉,有时还为他添些饭。而良才也不推辞,总是默默地在我家的墙根下或站或蹲的吃得很香。

良才似乎大我两个月,但言语总是很少,常常是其他的孩子们在起劲地玩着游戏,而他却远远地靠墙站着看;良才的学习成绩一般,故而72年他未能考上高中,读完初中后就在家中帮母亲纺线、糊火柴盒……

大约捱到1974年,刚过春节不久,良才父亲的单位为“落实政策”,把良才找去让他顶了父亲的班。那段时光,可说是良才一生中最为兴奋的了,而满街的大叔大妈们都为良才高兴得合不拢嘴,都说:这下好了!我也给过他一些鼓励的话,叫他好好干,将来总有出头的日子!但不幸的是,良才上班不到一月,竟突遭车祸死了!

那是一个初春的夜晚,良才把第二天清晨需用的“白案”侍弄好后,已近午夜零点了。其时虽为初春时节,但天气乍暖还寒,街上已车少人稀,良才骑着那辆他父亲留给他的旧式自行车从市区驶向西门车站;也是合该有事,那晚西门一带正巧停电。当良才过北巷子十字路口时,一来或许他自己的车速太快,一时刹不住车,二来可能他没有料到从北巷子驶向南巷子的一辆货车后面还挂着一节拖车,于是惨剧就这样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当次日凌晨良才被扫马路的清洁工发现时,他那躺在红光照像馆门前街沿下的身体,已然冻得有些冷硬了,且他的半个脸竟已被毁去。而那该死的司机,早已驾着车不知去向!

良才活着时甚为不易,而死又死得太惨;他走的那一年,才刚满十九岁!

良才死后,我很为他伤痛了一阵子;后来时间长了,也才有些淡了。近几年来,由于自己年岁渐大,阅历见长,因而时常忆起他的时候反倒愈来愈多,而追念之情也愈来愈强烈,一如那尘封百年的老酒!

我老是想:我的这条命真的是良才换来的!我能活到娶妻生子,活过“知命之年”,以至于将来活到无疾而终,这都是良才给的,我真该知足了!有时,我甚至还冒出这样是怪念头:我是作为良才的“替身”而为良才生活着!

有一次,我回老屋看望父母,母亲在无意间提到良才母亲的近况,继尔又提到良才,我再次把良才曾经救我一命的事说给母亲听,母亲听了,始之一凛,继尔就只有唏嘘叹息,却再没有道出一句话来。

而今追祭良才,让我又联想到自己近年来生活中遇到的那些“变故”,这才似乎有些明白:人的这一生,谁又能躲得过那些大大小小的“变故”喃!好的,或是孬的,更何况生老病死……。但重要的是,人该为自己准备一颗能够应付这些“变故”的平常心。倘若你真的做到了,你才会真正做到宠辱不惊、生死流便,才会获得许多人都曾梦想过的那一份恬淡而又怡然自得的生活,而最终才会领略到这份生活厚赐予你的七彩斑斓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